pugWoo's Life   All-Posts  About

“回流”一说

我是在郎咸平的文章里知道”回流”这个概念,涉及的问题是美国对中国的剥夺措施。

20世纪80年代,改革开放的广东到处是劳动密集型企业,我们生产衣服、玩具、电子装配等手工产品。密集的车间内挤满了订衣服、粘盒子的年轻人,这是我对那个年代的印象,那时我还小。我家购买的第一台电视是Sony牌25英寸彩电,1995年。家里的相机、手机等数码产品基本是国外的。这些东西价格不菲,都是好几千元一件,这基本上是那时候一个工人半年到一年的工资。看到了吗?我们整一代人付出了廉价的劳动力,拿着半年甚至一年积累的工资消费国外的高新产品。如果我们盘算着靠低廉劳动力赚取国外钱财是在削弱国外财富的话,那么我们就太傻了,他们靠高新产品轻轻松松地就把我们赚半年一年的钱收回去了!这就是一种”回流”!钱从发达国家来到我们手里了,又被拿回去。

看过《货币战争》的人知道”环境保护”这个主题是金融大鳄的又一大阴谋,不过我不太喜欢无凭据的阴谋论。郎咸平的”回流”一说又一次很好解释为什么是阴谋。现在不像80年代了,我们国内能生产电视、手机、电脑、相机、汽车等几乎所有日常高科技产品。这看起来无法阻挡,虽然我猜想国外不太愿意看到这样。于是他们先宣传”环境保护”的重要性,这里我也强调其重要!中国的致癌村实在恐怖,这些负面新闻往往被中国政府封锁。但问题不在这,经过二十几年的选择,环保深入人心。现在国外要做的就是提高”环保标准”,这意味着提高生产技术,以生产出符合标准的商品。如果标准提高的话,国内的企业不得不购买他们符合标准的技术,而这些技术是昂贵的。这又是一种”回流”!我们出口服饰、电器产品、机器,赚到得钱不得不购买更高标准的生产设备,钱从发达国家来到我们手里了,又被拿回去。

国外的金融大鳄很聪明,他们才不管什么道德,只要有钱赚,这些不属法律管。如果我们看得开点,这是一个强势集体对弱势集体的一种剥削。反观国内,我要说的是目前国内最大的经济问题,房价。现在的年轻人基本是都是房奴了,最近不听说蜗居因为过于暴露房价过高问题被政府停播吗。想想这种情况吧,一个大学生毕业出来,拿4000~5000的工资,成家后,夫妻俩拿8000左右工资,在房价均方10000多元的大城市按揭购买了套60~70平方的小房子,房价合80来万,加上利息共计近百万。一个月供4000吧,需要21年,一个家庭一个月4000块怎么够在大城市生存呢?孩子、父母的花费怎么办呢?结论是,我们赚的钱是多了,可还是不幸福。

我们的政府是聪明的,虽然我不能证实房价过高确是政府所为,但至少现在迹象表明政府参与其中,拍地卖地、庇护银行、对购房投资这种行为的不作为。我在国内的经济书常看到剖析市场缺陷、推断政府干预的必要性的言论。如果政府的存在无法解决房价过高这样的畸形问题,那么我想,书中的言论不过是在维护他们的利益。他们比想象中聪明,他们创造了一种”回流”!房子是每个人都需要的,推高房价就好像国外提高”环保标准”一样,我们不得不拿着我们辛苦赚来的钱,去换取这种虚高的居住标准。如果我们的大半生都必须为房子而工作,实际上我们是在为既得利益者工作,那么我想起了黑客帝国的一句话:wo are grown. 我们是被人种植的(庄稼),我们是这个大牧场圈养的牲畜。

对于房价为什么这么高,什么手段造成的,我比较赞成一种金融的解释,里面涉及我们的政府和银行,他们才是真凶。我想我有必要下次再写一篇。总之,我们应该认识到钱的流向,想清楚我们工作是为了什么,一套房子吗?